被迫去相亲

转自:沈阳晚报 徐则臣/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读客文化/出品 明日看点:今夜无人入睡 问题是,我伸头看看客厅,沙袖不在,接着说,我前几天还看见你从那车上下来。 什么时候?在哪儿?…

转自:沈阳晚报

徐则臣/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读客文化/出品

明日看点:今夜无人入睡

问题是,我伸头看看客厅,沙袖不在,接着说,我前几天还看见你从那车上下来。

什么时候?在哪儿?前天,碰巧看见了。在海淀。一明说:真的没什么,我发誓。你也不相信?我相不相信没有意义,关键是沙袖。你得让她相信。这学期的课马上就结束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坐什么倒霉的小车了。这么说他还要坐下去。具体事情我不清楚,不好乱猜。末了我告诉一明,该说的我都说了,应该为沙袖考虑一下,她真的不容易。一明说:我明白。

几天后我回了一趟家,母亲说家里有重大的事,必须回去。到了家我发现风平浪静,还是老样子。母亲说,有人给我介绍了个女朋友,让我去看看。我说我现在还不想谈女朋友,我在北京还一事无成我拿什么去谈?

母亲说:北京有什么好?待在家里我都能抱上孙子了。再说,就这么漂着也不是个事,没个根。眼看着三十的人了,你不急,我和你爸还急呢。他们逼我去相亲。女孩儿是我们那个市的邮电局职员,平心而论,长得的确很不错,个头儿也合适。收入更不用说了。感觉挺不错。她说她在不少刊物上读过我的文章,差点儿把我给羞死。她很认真地说,真的,她很喜欢,还向我讲述了她对我的几篇小说的理解。她大概是硕果仅存的文学女青年。如果不是文学青年,她恐怕也懒得理会我这样的无业游民。

那都是些骗钱的小玩意儿,说出去让人笑话的。大家都说挺好的,她说,我们这边很多人都知道你呢。必须在北京才能写作吗?这倒也不是,北京的氛围可能好一点儿。不过也说不好,其实在北京我基本上也是一个人埋头自己搞。

那为什么不回来?我无话可说。我说:我再想想。

半个月后,我从故乡返回北京,正赶上边红旗搬家。严打开始了,老边担心连累我们,也担心住在这地方太显眼,他要搬到一个偏僻隐秘的地方。

临走时我们送他下楼,沙袖磨磨蹭蹭地在房间里不出来,一明就叫她快点儿,老边要走了,我们送送。

沙袖在房间里大声说:送什么送,是搬家,又不是去死!边红旗笑笑说:沙袖说得对,我又不是去死,别送了。搞得跟遗体告别似的。

边红旗的新家我去了一次,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住在蔬菜大棚里。那地方已经靠近香山了。

有一天傍晚,边红旗打我手机。他说他一个人在北大里面转悠,想约我一起吃个晚饭。我说只我一个?一明和沙袖呢?算了吧。就你一个人,边红旗说,声音有点儿低沉,他们俩以后再请。我只好自己去了。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她说情感口述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本文网址:http://www.xnlts.com/1273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