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情感口述网 失恋感伤 当互联网大厂裁员遇上春节相亲

当互联网大厂裁员遇上春节相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来咖智库,作者 | 金刀,编辑 | G3007 随着农历春节的临近,街道张灯结彩,喜庆的气氛越来越浓厚。 但是对很多人来说,兔年春节的年关,恐怕并不好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来咖智库,作者 | 金刀,编辑 | G3007

随着农历春节的临近,街道张灯结彩,喜庆的气氛越来越浓厚。

但是对很多人来说,兔年春节的年关,恐怕并不好过。伴随着互联网行业持续的降本增效,对成本的压缩,在迎来复苏的2023年,也被认为是常态化的管理手段——所以很多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迎接裁员通知。

根据脉脉最新发布的《2023抢滩数字时代人才发展报告》(下称报告)的统计,在2022年互联⽹岗位量减少50.4%。

报告显示,从人才流动的薪资上看,,同⼀岗位在互联⽹的薪资⽔平仍明显⾼于新兴⾏业,所以即便是跳槽,很多互联网人都是降薪的。数据显⽰。例如软件开发⼯程岗位,从纯互联⽹(平均年薪553920元)跳槽到新能源汽⻋(平均年薪415739元),薪资约减少25%;算法开发⼯程(⾼科技)岗位,从纯互联⽹(平均年薪641916元)跳槽到电⼦芯⽚(平均年薪461872),薪资约减少28%。

当裁员⻛暴来袭,高级打工人承担的风险最⼤。在脉脉的受访群体中,⽉薪2.5w-5w的职场⼈中,被裁员的⽐例最⼤(占⽐约9.9%);⽽⽉薪⽔平较低的职场⼈被裁员⽐例相对较⼩,⽉薪8k及以下的职场⼈中被裁员⽐例约为1.5%,⽉薪8k到1.5w职场⼈中被裁员⽐例约为6%。

当然,对互联网行业的员工来说,裁员的消息还是新闻吗?并不是。但会不会优化到自己头上,却是每个人都关注的焦点。

临近年关,又有一批互联网的小伙伴如期毕业。因为在春节这一特殊的时点,小编跟其中的两位聊了一下他们的故事,原来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生活跟工作能顾好一头,都是挺不容易的事了。

01 大厂工程师倒在春节前

老周在两周前还是某大厂的程序员一枚,他所在的公司前几轮裁员对象主要都是市场、商务、运营等岗位。按照周围程序员同事的说法,裁的都是只会花钱的人,我们这些生产力是不会被裁的。出乎意料的是,老周所在的业务线年底终于撑不住了,几乎全员被裁撤,公司内其他团队也没有多余的名额,就这样老周倒在了年关。

失业后的老周,索性早点回家准备过年。多年来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和父母总是聚少离多,这次趁着被裁员,正好在家里多休息一段时间。年过30的老周,从小到大都是邻居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不仅上学早两年,而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高考时候也轻松考进了某重点大学计算机专业,并且顺利保送研究生。毕业时候赶上风口,拿到了好多家互联网公司高薪offer,最终选择留在北京工作。可在父母眼中,老周虽然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没有结婚。所以趁着这次老周在家时间长,老周的父母发动周围亲朋好友齐上阵,开始给老周疯狂介绍对象,争取在春节之前搞定。

老周对相亲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排斥了。正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他,也在考虑接下来的工作生活该如何继续下去。如果继续回北京,将会面临残酷的就业环境。虽然自己技术还算不错,但是大厂都喜欢更加能干的年轻人,如果未来几年就业环境还像现在这样的话,自己这样的老程序员迟早会被淘汰出局。老家这边因为是省会城市,倒是也有几家从事软件开发的公司,不过一般做的都是外包工作,而且工资和北京相比低的可怜。不过好处在于如果留在老家,至少不用买房,而且日常开销也少很多。自己拿着多年的积蓄+裁员赔偿金,下来将近100万左右,感觉可以过上一个潇洒的生活。所以老周也想试试看,如果在家能找到心仪的对象,索性趁着这个机会离开北京,回家躺平。

老周起初对于相亲这件事信心满满。作为一个本地人,又是家里独子,有房、有存款,父母还都有退休金,自己还是名牌大学研究生学历,可以算得上是相亲届的钻石王老五。所以老周和父母也划定了一些门槛,专门让人介绍老师、事业单位和公职人员。不过现实打脸总是来的很快,就在1月开头的几天,老周车轮战般见了七八个姑娘,可惜一个都没看中,而且全是姑娘们没看中他!虽然老周选择的这几个行业的姑娘多,后面还安排了好几个,但是前面居然一个没中严重打击了他的信心。通过中间介绍人,老周和家人总算了解了其中一些姑娘对老周的真实看法:

首先,老周是一个大龄失业的打工程序员,没有稳定的职业,未来就算回家,难免不会再次失业;其次,虽然老周家有房,但都是些老破小,严重影响生活质量,未来还得卖了置换,又得一起还房贷压力不小;最后,老周才30刚过,颜值不仅一般头还有点秃,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他当然输了。至于什么名牌大学研究生学历,又不能当饭吃……

老周了解到这些信息后有点茫然,自己曾经在帝都都是人们口中的优质老公,怎么现在混到了这个地步,到底是老家的人信息太闭塞,还是真的时代变了,老周有点想不通。对于年后要不要继续在北京发展,老周更迷茫了……

02 互联网中层管理遇奇葩男

桃子今年33岁,毕业于名牌大学传播学专业。早年间做过几年传统媒体工作,后面跳槽到大厂,一直从事公关和市场相关工作。桃子不像老周那样一直坚持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而是瞅准时机跳槽了几次,每次都精准跳到当时最火的互联网公司,几年的辗转腾挪下来,桃子不仅收获了越来越高的工资,也在各个公司建立了自己的人脉关系,而且桃子的业务能力还不错,在2022年初的某次机会中成功上位,成为了一名中层管理者。

不过上位后没多久,桃子就发现了前任离职的原因。集团公司对于费用的把控越来越严,但是要求的效果却比往年都要高很多,按照互联网流行的话语这叫降本增效。并且虽然费用少了,要求高了,团队的招聘名额却早早就被锁死了,不仅没法补充新人,老人如果离职后岗位也就自动取消了。在苦苦支撑了将近一年,桃子团队的业绩其实还算不错,但还是没逃过裁员的屠刀,而且首当其冲就是桃子,因为她太贵。

桃子倒是很开心,因为这一轮裁员,自己能拿到相当可观的补偿金,至于以后的工作情况等到年后再想。在阳康之后,桃子迫不及待地和另外一个也被裁员的大学室友一起跑去云南大理美美地玩了十天,然后在元旦前回家准备过年。

桃子的父母也有心病,那就是桃子的婚姻问题。之前桃子一直和大学时谈的男友在一起,眼看着就要结婚了,没想到最后时刻桃子被渣男绿了。自那以后桃子有将近两年时间没有谈恋爱,后面重新在北京找对象,结果又是遇人不淑,认识的不是渣男就是海王,桃子一气之下索性再也不找对象了,准备一个人过一辈子。桃子的父母为此很着急,他们绝不能认同女儿要单身一辈子的想法,但是苦于女儿远在北京,自己也没法帮助找对象,这次趁着桃子回家待的时间比较长,他们软磨硬泡甚至哭闹上吊,终于说服女儿参加相亲。

对于相亲的对象,老两口其实也早就寻摸好了:本地事业单位大好青年,年轻有为前途无限,重要的是知根知底工作稳定,不像桃子一样是个打工的。在撮合之下,两人很快到本地商圈的一家星巴克进行了相亲活动,不过桃子没想到的是,这场相亲居然会成为2023年开场的一场噩梦。

桃子因为多年在北京公关市场圈,加上收入又高,穿着打扮时尚靓丽,属于那种走在街上别人都会多看两眼的类型。而他的相亲对象则其貌不扬,穿着打扮比较中规中矩,一看就是在机关单位工作的那种,不过感觉人比较踏实稳重,肯定不会像自己之前遇到的渣男、海王那么花,所以桃子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不过等他一开口,桃子就大失所望。此男不仅没什么见识,而且特别喜欢吹牛,总是在炫耀自己在事业单位里接待过XX领导,自己在当地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自己认识这知道那。谈及业余生活,该男基本上不是在家打游戏,就是和一堆朋友们出去到处吃喝玩乐。而说到阅读方面,该男则略带得意地说,自从自己考上事业单位后,再也没有看过一页书,这些东西都是他成功路上的垫脚石,用过就可以丢了,周围倒是有些人爱看书,还不是照样考不上编制。

桃子实在没法忍受他那种自吹自擂的个性,正欲找借口离开,没想到该男开始把话题转向了她。先是对她的职业进行了一番门外汉的评头论足,接着开始数落像她们这种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没有眼光、不懂人生规划,一头扎进看似美好的互联网圈,结果人到中年惨遭失业,到头来只能靠回老家找个老实人嫁了来自救。不过他觉得桃子至少长相还过关,抓紧结婚趁着岁数还没那么大赶紧生个孩子,以后他靠关系给桃子找个本地事业单位临时工的工作也不是不行,这样桃子就可以专心照顾孩子和他。

桃子彻底愤怒了,没想到2023年自己遇到了这样一个奇葩,她也顾不上父母和介绍人的面子,直接起身走人,出门就把该男的微信拉黑。不过回到家后,从父母的口中听到了另外一个版本:该男评价桃子为人心高气傲,一个北京回来的大龄剩女,又没有工作,还特别的拽,而且首次见面就约喝星巴克,说明是长期靠着相亲骗吃骗喝的惯犯。

听到这些评价,桃子的眼前一阵眩晕,是非黑白没想到就这么轻易被颠倒。尤其是父母也在埋怨桃子,对方有正式工作条件那么好,自己不要那么高傲虚心一点,这事也就成了。桃子觉得还是年后抓紧回北京,坚持自己的单身不婚主义才是上策。

03 裁员潮席卷全球

老周和桃子,只是千千万万个遭遇裁员的互联网人的缩影。

其实同样的故事不仅仅是在中国发生,全球互联网都正在裁员渡劫。美国的三大巨头亚马逊、Meta、谷歌都纷纷传出了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如谷歌旗下的工业机器人公司Intrinsic周三裁减了大约17%员工;亚马逊将裁员1.8万人,在原本计划之上几乎翻倍;Meta在去年11月就宣布将裁员1.1万人,约占其员工总数的13%。

中信证券最新的报告指出,从各家互联网公司整体的员工规模看,由于2020-2021年需求的高速增长,各大公司均相对应增加了大量的人员招聘,如亚马逊招聘大量配送员工、谷歌与Meta招聘大量工程师应对电商产品的开发以及Meta对于元宇宙的投入。因此进入到2021年下半年,各家互联网公司逐步减缓了整体招聘规模的扩张,逐步从激进的业务招聘节奏进入到降速阶段,叠加当前较低的股价,一定程度能够压低股权激励费用。

2022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被戏称为宇宙条的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也终于坐不住了。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本轮裁员,整体优化规模约10%,今日头条、抖音、飞书、Tiktok、商业化、Data、懂车帝等业务线均有员工收到了裁员通知。同月,B站、小米、知乎等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均爆出裁员消息,2022年持续了近一年互联网公司裁员风波,一直持续到了2022年的最后一刻。

裁员在当今的中国互联网圈子里早就不是一个新闻。从2020年开始,甚至有些公司从2018年开始,就已经在进行着瘦身计划。只不过2021年集中爆发后,各大公司的从业者以为2022年可能会有所缓解,却没想到2022年各个公司的主要工作计划中,降本增效成为了最看重的目标。在国内流量见顶,出海不顺的情况下,增效变成一件很奢侈的事,股价方面2022年全年中概股也几乎全变成了中丐股。于是,裁员式的降本成为各个公司美化财报的秘密武器。

结 语

失业焦虑、婚恋问题……当代互联网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个又一个考验。时代的洪流裹挟着所有人不断前进。我们目睹了,发生过的事物。那些时代的豪言壮语,并非为我们所说出。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意味着一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她说情感口述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本文网址:http://www.xnlts.com/1283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